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之一代男神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开外看了云初雪半响,然后又看了看萧衍,突然朝他们走了过来。云初雪余光瞥到阿莲的手抚向了袖口,脸色一变,想也没有想就拉住了萧衍的手臂想要挡到他身前。

    萧衍的反应却是比云初雪更快,他搂着云初雪急退,然后手腕一甩,银光一闪,一把柳叶刀“噗——”地射向了阿莲的喉咙,一刀穿喉。

    阿莲捂着自己的脖子倒在了地上,嘴角的弧度有些苦涩,然后一句话也没有说就咽了气。

    萧衍只看了阿莲一眼就转过了头,只是他站在那里许久都没有动,怀里还一直抱着云初雪。

    云初雪也没有动,许久她才有些好奇地道:“表哥,你哭了?”

    萧衍刚刚酝酿出来的那点悲伤顷刻间被怒火取代,他一把推开云初雪:“你看清楚,老子一个大男人为个女人哭个屁啊!”

    云初雪当真仔细的看了看他的眼睛,然后微笑头:“嗯,没哭。”

    萧衍气闷。

    云初雪看了倒在地上的阿莲一眼:“你不看看她袖子里是什么?”

    萧衍顿了顿,然后道:“人都死了,有什么好看的。”

    其实以萧衍的目力,他防身的柳叶刀出手的时候就已经看清楚阿莲衣袖里的东西了,并不是凶器或者暗器,而是他之前送给阿莲的那枚玉佩。

    不过萧衍没有告诉云初雪。

    萧衍想着,阿莲就这么死在他手里也不错,他手头准,阿莲死的时候应该不会感到痛苦。不然以后不管他能不能从阿莲口中得到她与刺客勾结的消息,阿莲都不会比今日更轻松。

    放过阿莲吗?那不可能。

    他冷血无情吗?萧衍觉得或许是这样。

    他对阿莲只犯那么一次傻,他也只对自己喜欢的人犯傻,犯过之后他依旧是燕北王府的继承人,该下狠手的时候从不手软。

    回去的路上,萧衍与云初雪上了一辆马车,他今日有些狼狈,不想被别人看到。

    “喂,我真的就这么差?”萧衍忍不住问道。

    云初雪温和的眸子注视着他:“嗯?”

    萧衍偏过头去,不自在地道:“我是说难道这辈子就没有女人只是因为我这个人喜欢我?一个个的除了看中了我的身份,就是心怀鬼胎?”

    云初雪想了想,然后道:“不知道,或许有吧,不过就算有你也不知道她喜欢你多一些还是喜欢你的身份多一些。”

    萧衍惆怅了,然后嫌被打击得不够,又问:“那你呢?你干嘛要死要活的想要嫁给我?”

    云初雪看了萧衍一眼,没有与他计较“要死要活”这个遣词造句:“你若不姓萧我不会嫁给你,你不也是这么想的吗?”

    萧衍嘴角一抽,你又知道!

    不过他听到云初雪亲口说出来,他心里还是有些黯然。

    “不过……”云初雪慢悠悠地接口。

    萧衍不自觉地直起了腰竖起了耳朵:“不过什么?”

    “不过在长辈们能接受的婚姻对象里,我还是想选择表哥你。”云初雪很淡定地说着孟浪地话,从她口中说出来居然让人觉得十分正经。

    萧衍的嘴角终于忍不住往上翘了翘,装作不在意地道:“哦,为什么?我有什么比别人好的?”

    云初雪继续淡定地道:“表哥曾说不想娶一个不喜欢的女人当媳妇,这辈子只娶自己喜欢的人。一生一世一双人是世上所有女人心里奢望的,表哥若是真的做到了,那嫁给你的女人就是这世上最幸福的人。初雪也是寻常女子,自然也有寻常女子的奢望。”

    萧衍闻言轻哼了一声:“娶一个就娶一个,老子是顶天立地的汉子说出口的话当然能做到,你要死要活的想要嫁老子是应该的。”

    萧衍这时候没想起来,云初雪已经是他未婚妻了。

    云初雪低头微微一笑:“嗯,我相信表哥。”

    萧衍突然觉得哪里有些不对。

    不过云初雪没有给萧衍机会想清楚,她继续温和地道:“明日表哥能与我去温泉山庄的摘星楼吗?”

    萧衍皱眉:“去那里做什么?”

    云初雪看着叹了一口气,有些向往地道:“我听说摘星楼里有一个梵文阵法,是萧家一位先祖传下来的,萧家的男人一生只能带一个女人上去,只要用古语念出那些梵文就能得到祖先的祝福,同时这个萧家男人这一生只能有一个女人,不然萧家就要……断子绝孙。”

    萧衍:“……”

    云初雪凑过来一些,笑容温软地看着萧衍:“表哥,带我去好不好?”

    萧衍愣愣地看着云初雪说不出话来,这是云初雪第一次用这种语气和他说话!他心里怎么这么……这么美呢!

    萧衍在自己回过神来的时候就已经撇过了头去,酷酷地开了口:“嗯,那就去吧。”

    云初雪笑了,然后又坐了回去。

    萧衍看着两人之间的距离,突然觉得自己好像上了当受了骗……

    不过不等他发火,云初雪就温柔地开口道:“身处表哥的位置想要看懂女人的真心是不易,我也是一样的,所以与其去相信别的知人知面不知心的陌生人,倒不如我们彼此信任、扶持相守。至少我相信表哥的人品,而表哥与我一起长大,自然也知道我所有的不好,我就算是有什么目的也都摊开在了你面前,至少能保证不会欺你,骗你。”

    萧衍不说话了。

    云初雪主动拉住了萧衍的手,看着他道:“这么想的话,我们成亲是不是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了?”

    萧衍想了想,觉得云初雪说的也有道理。而且云初雪牵着他的手的时候与他之前牵着阿莲的手的时候感觉不一样,云初雪的手心暖暖的,很舒服,他并不讨厌。

    不过萧衍想着,自己是不是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至于是什么事情,萧衍现在心里有些乱,一时想不起来。

    直到第二天,萧衍如云初雪所愿带着她去了摘星楼,自己把自己卖完了之后才想起来,他当初之所以死也不愿意娶云初雪是因为一个羞于启齿的秘密。

    瞥着身边淡笑着的云初雪,萧衍满身冷汗地想着自己现在后悔来来得及不?

    “表哥,怎么了?你很热还是哪里不舒服?”

    萧衍面如死灰地摇了摇头:“没有。”

    云初雪细细地打量了萧衍一番,然后笑容温和意有所指地道:“哦,那就好。不过表哥如果哪里不妥当一定要告诉我,因为无论是什么事情我都不会笑话你,也不会借此让你觉得难堪。”

    萧衍心里觉得凉飕飕的,心想:难道你又知道了?

    这!绝!不!可!能!

    萧衍没有机会知道云初雪是不是早就知道他的那个关于痦子的秘密了,他现在也不可能问出口。

    等到萧衍终于和云初雪成亲的那一日……

    萧衍突然觉得他以往的担心都白费了,因为办事的时候他很机智地用被子将云初雪和自己从头盖到了脚,在被窝里悉悉索索,噗哧噗哧……

    虽然那是夏天,一夜过去他把自己和云初雪捂出了一身痱子。

    等到第三天的时候,萧衍办事的时候还是打算盖被子,云初雪温柔而强硬地制止了他:“表哥,今日不用点龙凤烛了,蜡烛可以吹灭。”

    萧衍闻言眼睛一亮,对啊,不用点蜡烛他还担心个屁!

    萧衍美滋滋地亲了云初雪一口,颠颠儿地去吹蜡烛了。

    当然,这是少年时候的萧衍,脸皮比较薄。等到他成长成为不要脸的老流氓的时候,他就把某些他曾经羞于示人的那点子私|密当成情|趣了。

    云初雪步步为营小心翼翼又游刃有余地调|教出了燕北一代男神,与之相比她儿子萧靖西后来玩的那些都不够看的。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