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迎亲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他实在是太过份了。”

    说话的是一个穿红衣的丫头,名红栾,长相清丽,眉眼冷冽。

    她的话落,另外一名穿绿色衣服的丫头,名绿栾的忍不住也接了一声口:“主子,难道你真的要忍受这种气吗,这对狗男女不知道什么时候勾搭上了,竟然完全不顾主子的脸面,明明只是一个侧妃,竟然还要摆出这么大的阵仗来。”

    这雅间内坐着喝茶的人,正是肃王百里冰的正妃花疏雪,花疏雪之所以叹气,是因为自已占了人家的正妃位置,心里多少有点过意不去,哪里知道竟惹得两个丫头一阵牢骚,不由得好气又好笑,站了起来。

    “青栾,红栾,我们回去吧,出来有一会儿了,再不回去恐怕有人要说闲话了。”

    “谁敢说主子闲话啊,她找死。”

    青栾没好气的开口,不过却伸出手扶了花疏雪走出雅间,一路往一楼大厅而去。

    此时街道上,人流尽散,依旧恢复了平常的忙碌,做生意的哟喝的闲逛的买卖还价的,一萼红茶楼旁边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摆放了一张桌子,桌子旁竖起一块白布做的大招牌,游龙戏凤似的几个大字“铁口神断,不灵不要钱”。

    花疏雪领着青栾和红栾二婢从石阶而下,瞟了一眼那戴着墨镜摇头晃脑摆谱的家伙,理也不理,便要上一萼红门前的马车,回肃王府,可惜她人还未上马车,便被一道惊呼声打乱了。

    “姑娘,小心,不日要有大祸临头。”

    随着说话声落地,一道身影冲了过来,眨眼停在花疏雪的面前,先是臭美的一甩长发,随之整了整自已的衣服,然后装模做样念念有词的掐算着,不等花疏雪开口便又开了第二声:“姑娘可要破灾,不灵不要钱。”

    花疏雪抽了抽唇角,伸出一只手竖到那人的面前,左右晃了晃,只见那人头不动,眼珠子随着她的手指转来转去的,分明是个假瞎子,不由得冷了脸色,也许别人看不见他的眼珠子乱动,可惜她的一只眼异于常人,可是瞧得清清楚楚的,想着皮笑肉不笑的开口。

    “你给你自已算算,你什么时候会有大祸临头。”

    “姑娘此话怎讲?”

    那人反问,花疏雪摇了摇头,直接朝身后的两个丫头命令:“红栾,告诉他我这话什么意思?”

    她话落,红栾身形一动,便扑了过去,拳头一扬直捣那死瞎子的脸,只听得哎呀一声叫唤,那人脸上的墨镜被打发了,一只眼睛被红栾给打黑了,一拳得手,红栾的第二拳还未得手,便见那死瞎子捂住了脸,叫起来。

    “姑娘有事好商量,打人不打脸,打人不打脸。”

    不过这第二拳红栾却无论如何也下不了手,因为这张脸实在太俊了,让人下不了手,虽然黑了一只眼圈,不过似毫不影响他的出色,立体个性的五官,两道狭飞入鬓的眉,黑如点漆的双瞳,傲挺的鼻子,性感的唇,每一样都很精致,组合在一起,说不尽的俊,而这种俊和百里冰那种出身皇家的高贵大气又自不动,带着一点邪痞,狡诈,阴险。

    花疏雪愣了一下,在帝京这样的风流盛地,美男子多的是,但这男人的俊绝对是在数的,不过她更惊讶这么俊的男人,什么不好做,竟然装瞎子充神棍出来骗钱,真是可耻,如此一想,嘴角勾了一下,凉凉的开口。

    “公子什么事不好做,竟然充神棍,装瞎子,世上赚钱的方法多的是,何必非要做这一种呢?”

    那俊美男子一听,便涎着脸抱拳讪笑:“纳兰悠请姑娘指教一二。”

    名字倒起得不错,花疏雪皮笑肉不笑,一本正经的开口:“例如你可以自残双臂,跪地乞讨,又或者可以自断双腿,爬地讨钱,再或者自废双眼,做一个真瞎子,要不然自卖自身,你长得不错,做个小倌想必可以红遍京城。”

    她说完朗朗一笑,一挥手招呼身后的两婢女上马车,扬长而去。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