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幸福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青云山脉白日没什么可怕的,但是夜晚却是令人心惊胆颤的,一众人押着马车往运河边赶去。

    运河离现在的位置约有近百十里的路程,但是如果从林中穿行而过,大约只有三十多里的路程。

    不过夜晚的山林中,大型的群兽很多,一个不小心就会全军覆没,但是如果走外围,等到赶过去,天近亮了,这么一大群人押着如此多的货物,此事一定会惊动血盗内的人,不但收拾不了那些人,只怕宝物也会被盗,必竟这些人擅长于地下活动。

    眼下这宝物是至关重要的,云笑不希望失手,所以最后决定从山林中穿过。

    黑暗笼罩着整个山林,漫延无边的浓黑,好似泼墨染过一样。

    上官霖知道云笑为何如此做,而他也赞成这样做,知秋被他一路拽着在前面开道。

    因为常年在山里活动,知秋知道此行有多么的危险,掉首望向云笑。

    “姐姐,让武功高强的人在半空行走吧,注意着四周的动静。”

    “好。”

    云笑点头,回首点了自已的几名手下,还有萧遥等数十人。

    自已当先一跃,玉姿风绝,飘然欲仙,在半空中领路,身后数道身影,飒飒而过。

    越往林中走,越暗,那种窒息阴寒浓重繁涎着,押着数十辆马车的两千兵精兵,心惊胆颤,很多人手心冒汗,硬着头皮往里走。

    知秋顺着头顶上迷蒙的月影指点着方向。

    夜无边的寒,林间不时晃动过绿莹莹的眼睛,因为这一队人太多,脚步声车辘声很响,使得那些单只夜出的野兽不敢轻举妄动,但很快,她们迎来了一批大型的猛兽。

    狮子!

    数十头的狮子,齐刷刷的排列着,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血嘴獠牙,咆哮怒吼,那声音震得树木摇晃,土层抖动。

    月光穿过枝叶,斑驳朦胧中,那些大家伙越发的恐怖,知秋在第一时间叫了起来:“快,立刻点火把。”

    刷刷的多少道的火把点亮了起来,那狮子一向生长在林间,害怕火光,这通天的火把亮了起来,自动退后一些,云笑飘然而下,与众人立于一起,众人屏息以待,虽然狮群后退,但是却并没退远,仍然双腿扒着泥土,张着血盆大口,晃动着脑袋咆哮着。

    云笑冷沉着脸,准备派人攻击,刚有想法,却听到后面有人的惨叫声,萧遥的身形一掠,直接飞了过去,没想到竟然有狮子绕到了后面去对付那些精兵,有人被他刁了过去,萧遥一看,立刻指挥人对付那些狮子。

    知秋沉着的开口:“姐姐不如打下这些狮子,后面可以维持好长的路程?”

    “什么意思?”

    云笑挑眉望向知秋,现在她是信任知秋的。

    “因为前面一定还会有猛兽,林中的猛兽攻击人群,只是因为饥饿,我们若是打死这些狮子,带着上路,如果遇到大型的野兽,就抛下狮子,这样它们吃饱了,就不会攻击我们了。”

    “好。”

    云笑立刻同意了,吩咐下去:“流星,传令下去,每十个人组成一团,自动注意着周围的动静,如果有野兽攻击,务必要把它杀了。”

    “是。”

    一声令下,众人眨眼分成行,这些精兵都是从禁军中挑选出来的,身手极是了得,虽然狮子凶猛,但这些人都是身手了得的人,即会怕狮子,他们怕的是更多的野兽围扰过来,到时候就麻烦了,所以此事宜速战速决。

    不知道是谁最先扑向了狮子,连后越来越多的人扑了过去,上官霖早放开了知秋,扑向了一头狮子,身后数道身影随着他扑了过去,动作神速干练,一点不拖泥带水,这里的血腥味会很大,只怕很快就会惊动四周的野兽。

    狮子虽猛,可惜这里的人多,如果是数十人,只怕不敌,成为狮子果腹之物,但现在是成千人,黑团团的影子晃动间,人人眼神嗜血,杀机顿起,不杀它,便亡自,谁不想活,谁想死?

    只不过半个时辰,数十条猛狮死于身侧,而这时候,他们听到远处,有越来越多的吼叫声,频繁的往身前窜过来。

    云笑当下脸色一冷,沉着的命令:“来人,立刻给死狮子下药,然后分段,所有人在第一时间上树。”

    这一次进东荆山,云笑是有备而来,身上的毒药很多,所以分发了下去,流星和惊云,追月追风等人飞快的把毒药分发到众人的手中。

    有人下毒,有人斩杀狮块,一切完备,两千多人,刷刷刷的全都往树上跃。

    茂密阴森的林间,树下狮子老虎等大型的野兽,都闻腥而动,咆哮着奔了过来,数上众人皆心惊胆颤,很多人手脚发软,可是仍死命的抱着枝干,就怕自已一个不注意掉下去,成为狮子口中之物。

    那些大型食肉家伙,似乎都饿了,很快便撕食起还未退去热度的肉,血腥味令人干呕。

    云笑一吐再吐,脸色苍白,在她身边不远的上官霖关心的望着她。

    “你怎么样?”

    他只当云笑是因为血腥之气而难受,和一侧的知秋一样,却不知道云笑是自然的反应,她怀孕了,再看到这些撕食血腥的场面,忍不住的干呕起来。

    树上人看得胆颤心惊,有人干脆就望着头顶,还好受一些。

    这些平日里胆大心细,心狠手辣的人,遇到这样的画面,还是心魂俱散,这样的经历只怕是从未有过的,数千头的狮子老虎在树下争食,不时的抢夺着,一些先食到肉的野兽因为吃了有毒的肉块,引发了毒,而后来的狮子再撕食中毒的动物,这样引起徇环下去,最后树下的猛兽全被毒死了。

    众人在树上足足蹲了两个时辰,冷汗打湿了整个衣衫,好似水洗过的一般。

    直到树下安静下来,还有那刚死的野兽不时的抽搐着,到处是漫天的血迹,浓烈得让人再待下去,便忍不住昏劂过去,而且夜色已经很深了,再不走就来不及了,云笑一声令下。

    “走,所有人都带着一头野兽走。”

    一声令下,众人下树跨马,押车,动作神速的离开令人永世难忘的嗜血场地。

    世上最残忍的莫过于这些狂性大发的野兽,就是同类也能果腹肚中。

    接下来,众人又遇到了第二次,第三次的野兽袭击,但如法炮制,总算一路有惊无险的出了青云山脉。

    天边露出第一抹的晨曦,青白的光芒从东方吐出来,身后是数百里的山脉之地,眼前是一眼望不到边的运河,清彻的河水,升腾起氤氲的雾气,白雾缭绕在大山的四周,好似一条白色的绸带,环绕着,近身的岸边有嫩绿的柳枝,垂挂轻拂着河水,风吹过,荡起清浅的涟猗,清新的空气中,众人深呼吸。

    还没等到云笑反应过来,便听到身边的数道声音响起来。

    扑通扑通,有人不断的跃进了运河。

    早春,云河里的水还很寒冷,刺骨的凉意,但是这些人此刻周身就像一团火,燃烧着的火焰,脑海中全是那些狂狮野兽的撕食的画面,挥之不去。

    云笑也不阻止,让他们尽情的发泄,要不然会崩溃的,直到此刻一颗心才坠落到地面。

    萧遥走了过来,脸色有些沉重,他一向爱兵如命,此番在青云山脉中,禁军损失了一部分人。

    “怎么样,损失了多少?”

    云笑沉重的开口。

    萧遥缓缓的开口:“一百多人。”

    即便闯了过来,还是损了一百多人,云笑眼瞳浮起雾气,掉头望向河面,河水中,此次彼落的翻腾声。

    “厚待这些死者的家属,把这笔钱报到户部去,就说是本宫的主意。”

    “是,属下领命。”

    萧遥心悦诚服的领命,能得到如此优待,那些人也算死得其所了,当兵的人即便不死在这里,也会死在沙场上,但是他们的家人能得到厚待,只怕是他们生前最大的愿望了。

    这边的动作,早已惊动了不远处隐伏在芦苇中的人,得了禀报,为首的人立刻领着一部兵将赶了过来。

    正是云墨云王爷,一看到女儿,还有她周身的狼狈,一身的白衣,早成了红艳的血衣。

    云墨只觉得一颗心沉下去了,恐慌的上前一把拉着云笑:“出事了?”

    云笑摇头,她是没出什么事,也不允许自已出什么事,她没忘了自已肚子里的孩子。

    “没事,立刻派人把马车上的东西全都装运到大船上去。”

    云笑知道,虽然这些珠宝被运了出来,可是还不能大意,若是泄露了风声,只怕走不掉,所以也顾不得和爹爹叙话,立刻沉声的开口。

    云墨掉头吩咐身后墨青墨白二人,领兵开始往大船上搬运东西。

    两人领命去做,云墨抓着云笑的手走到一侧绿氤远离于众人视线的地方,疼爱的望着她:“笑儿,随爹爹一起回去吧,这里交给霖王爷。”

    他相信皇上一定也希望她回去。

    提到回去,云笑不由自主的想起了慕容,脑海中的思念那么热切,离开慕容快一个月了,她很想念他,不过想到回去。

    心却一沉,脑海中便浮现了那些死去的兄弟,还有这一夜的经历,如果自已走了,感觉像抛弃了他们一样,自已理应和他们共生同死才是,这接下来除血盗,只怕不比眼前的事简单,所以她即能独自离开。

    “爹爹,你们立刻启程回京,记住,一路上小心行事,务必保护好这批财物。”

    云笑刚说完,便招手示意流星过来,吩咐他去请了霖王和萧统领过来。

    云墨还是心疼,看女儿脸色苍白,不由得心疼的建议:“要不然爹爹留下来除那些血盗的人,笑儿押送宝物回京去。”

    “不行。”

    她即能让爹爹冒险,而且最重要的是,她根本不可能撒手不管这些人,既然他们一起穿过青云山脉,同生共死过,就没理由撇下他们,她知道爹爹心疼她,如果知道她怀孕了,只怕更不可能让她待着了,就是上官霖和萧遥也会阻止她留下来,所以她什么都不说。

    两父女正说着话。

    上官霖和萧遥赶了过来,身侧倒是没有知秋,几个人围坐到一起。

    云笑沉着的开口:“前几日发的信函,应该到了那些人的手中,今晚必除血盗,我们带来的两千精兵,现在还剩一千八百多人,只留八百人,另一千人随云王爷回京。”

    “还是全部留下吧。”

    云墨不放心的开口,只留八百多人怎么够对付那些血盗,那些家伙都是阴险小人。

    “不,人太多,会乱的,八百精兵足够了,我们白日休息一会儿,今夜行动。”

    “行,我赞同她的做法。”

    上官霖最先点头,萧遥也点了头,云墨别无他法,望了望云笑,还有那身上那件刺眼的血衣,这时候墨青和墨白二人走了过来,恭敬的说:“王爷,全部搬上大船了。”

    “去找几件衣服过来。”

    云墨挥了挥手,墨青和墨白领命飞快的闪开,这边的几个人已站了起来,云笑握着云墨的手:“爹爹,你要当心点,你的任务比我们重要,所以这一路上不管遇到什么事,大船都不要停下来,船手软番上阵,务必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把大船开往京城,那东西立刻送进国库里,不能出半点的差池。”

    “放心吧,爹明白。”

    怎么会不明白,这是女儿和这些人冒险盗出来的,再怎么样,他也不会搞丢了的。

    墨青和墨白二人送了几套衣服过来,云笑和爹爹抱过后,便挥手示间他们快走,萧遥跟了过去,点兵,只留下一部分的兵将。

    岸边,众人目送着大船起锚扬帆离岸,船首,云墨一脸的担忧,不断的挥着手,云笑知道他心里不好受,脸上挂着笑意,挥手,直到那大船成了一个小黑点,剩下的人才整队,吩咐下去,就在这林边休息,吃一些东西,然后晚上继续第二轮的仗。

    云笑和知秋两人挑了两道衣服,到一边去盥洗了一番,换上。

    “知秋,谢谢你帮了我们的忙,这是一千两银票。”

    云笑坐在河岸边的青草地上,递上了一千两的银票,这一次的事情她很感激知秋的帮忙,如果没有她的帮忙,他们未必拿到这些宝物,如此说来,知秋倒是东秦的的恩人了。

    知秋没有接云笑手里的银票,定定的望着她,想了一下认真的开口:“姐,我不知道你是谁,但一定是个很有本事的人,如果我不要这个银子,请姐姐帮我一个忙行吗?”

    云笑笑着点首:“好,你说,只要可行,我一定会帮你的。”

    “帮我找到我的家人,我想找到他们,问问他们为什么不要我了。”

    知秋说完便垂首,眼泪如珍珠似的滴落到地上,娇艳的脸蛋上,莹莹透着苍白。

    云笑没想到知秋竟然有一个可怜的身世,浮起心疼,伸手握着她:“好,我会帮你的,不过这一千两银子是你该得的,等这一战过后,你随我们走吧,我会帮你找到的,不过现在你还是回去吧,因为晚上的这一仗很危险,我不想连累无辜的人。”

    “姐姐,我知道你们想对付什么人,我会帮你的,这一次的筹劳就是帮我找到我的家人。”

    “什么,你知道?”

    云笑倒是错愕了,不明白知秋怎么会知道,只见她抿唇,神神秘秘的笑。

    “我知道这大山里隐藏着一批人,这十多年来,我整日在这座山里逛,看到过他们,那些东西也是他们的是不是?”

    云笑敲了一下知秋的手,心底倒是高兴,没想到小丫头倒真的帮了她的忙。

    “走,知秋,我们去睡会儿,晚上的时候一起去吧。”

    知秋的武功很不错,跟着她们倒是有益无害。

    几百人吃了点东西,便隐在运河边的树林里休息,这个地方很少有人走到,所以没什么可担心的。

    白日隐在林间休息,云笑和知秋两个女人在马车内休息,等到晚上,月上柳梢头,众人整装待发,所有人都弃马车,而骑马,一路直奔东荆山,和前一日不同,这次走在外围,人人换了身上原有的装束,着黑衣黑裤,脸上猛着黑巾,只露出一双寒气逼人的眼睛。

    白天云笑已抽空分布了下去,各人伪装成血盗上山,那老窝听说在半山腰的斜坡之上,是一个临时搭建起一的寨子,山腰中有人查哨,口哨是血染狂花,我辈惊华。

    一部分上山,一部分人隐在山脚下,只等到所有人上了山,再乘其不备,杀了守门的人,来个里应外合。

    山道间,曲折蜿延,如一条细长的蛇,盘旋而上,说是路吧,只不过是一条隐在林中的碎石径,有的地方还堆积着奇形怪状的石头,可饶是这样,已是整个东荆山上最好的道路了,别的地方险峻陡峭,稍不留神便跌落到一边的峡谷中去。

    云笑和知秋两个人身着黑色的夜行服,一路走一路说着话,上官霖落后一点,他们几人上山的时候,陆续也看到了一些别人,相互间很少说话,直顾往山上赶。

    到山腰时,说暗号语。

    云笑和知秋顺利过关,身后一人稍慢一点,然后看着她们走过去,追上来不满的嘟嚷一句。

    “这是什么事啊,为什么一再的针对东秦啊。”

    云笑一听警戒,看来这人不是东秦的人,显得烦了,似乎并不想针对东秦,不知道他是哪一国的人,不过不敢轻易出声询问,已防泄露马脚,只呵呵的笑两声,便往山上走去。

    西山骷髅血盗,在东秦一连折损了两次,从原有的一百多人,到现在的不足一百人,大家都有些人心惶惶的,云笑可见行走的人眼瞳都有些阴骜,似乎深受影响,甚至有人嘀嘀咕咕的发牢骚。

    半山腰,全是用木头搭建的房子,四周用石块搭了一人高的围墙,从大门走进去,远远可见一排木头房子,门前是石头彻成的桌子,此时陆续有人坐下来,黑压压的一片,有人上了茶水。

    云笑一眼望去,不大的功夫,人员就差不多到齐了,足有七十八人。

    那些人喝了一碗茶,见首领还没有到,不由得奇怪。

    事实上此次剿匪行动,并没有惊动那个什么首领,他们的目的是先杀了这些血盗,然后让这些活口中交出那首领是什么人?还有叶景奕现在在什么地方?

    自从东秦盗皇陵失利,那首领便把东秦接下来的任务交给了沈思远,沈思远便利用这个机会,发了密信,召这些匪众上山。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