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大婚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新年的时候,大街小巷炮仗齐鸣,满天绚丽多彩的烟花,云笑和婉婉还有王府内的几个小丫头溜出去玩,这是最后一个自由的年头了,过完这个年,她就该入宫了,这一次和之前的不一样,之前她是身不由已的,这一次却是自已心甘情愿嫁的,还亲手设计了婚纱。

    大街上人山人海,很是涌济,除了放烟火,就是各处欢庆的杂耍,商铺门前,灯笼连着灯笼,整个烟京好似漫在红色的汪洋里,远远近近的望去,就是一片火红的大海。

    映亮了整个天际,五颜六色的烟火跳跃着,闪烁着,很多商贩小吃的都冒了出来,哟喝之声不断,云笑和婉婉还有几个小丫头,每人手里拿着一串儿冰糖葫芦,好似欢乐的孩子,身后流星追月,追风惊云,一路趋步趋随的保护着她们,还有云笑的哥哥云祯,也不放心她们,所以一路尾随其后。

    大街上有舞龙灯的,还有搭着露天台子唱大戏的,喝彩色不断的响起,总之这年三十晚上,就是热闹的夜。

    云笑逛了一会儿,便有些累了,她最近的身子和一般人不一样,刚经历了男欢女爱,很容易疲累,看着身边的小丫头兴致十足的,便和婉婉说了一声,自已回去,让她们再玩一会儿。

    婉婉要陪她回去,云笑却摇了摇头,一直以来她都陪着自个儿,今儿算是放她假了。

    最后是巧儿陪她回了王府,流星和追风还有哥哥云祯,陪着她一起回去了,留下了追月和惊云两个好玩的家伙,照顾着婉婉她们几个。

    一回到玉轩,云笑便盥洗一番躺在床上看书,巧儿坐在她身边给她绣鸳鸯枕巾。

    灯光下,云笑抬首仔细的看她,上一次见巧儿,她还很小,不想一年多过去,她竟然长高了很多,面容绢秀妍丽,还有一番好手艺,此次进宫,她可以自带两名丫头进宫,看巧儿对她很是忠心,不知道她愿不愿意随她一起进宫。

    “巧儿。”

    “小姐?”

    巧儿抬首,一看云笑望着她,忙站了起来,轻柔的笑:“小姐渴了吗?是不是想喝茶。”

    云笑伸手拉着她坐下来,缓缓的声音响起:“巧儿,小姐问你一件事?你想不想随了小姐一起进宫。”

    巧儿一听云笑的话,似乎很激动,眼里立刻氤了雾气,两只手紧张的搓着,不过没忘了用力的点头:“小姐,你真的带我进宫吗?”

    “嗯,巧儿如果愿意的话,就随了小姐进宫吧……”巧儿这番的心地,她是放在心里的,等到她大了,会为她指一门婚事,让她好好过日子的。

    “我愿意,我愿意,以后巧儿一辈子跟着小姐。”

    “傻丫头……”云笑低低的叹息,其实她已从王府下人口中得知,为何巧儿会对之前的傻子那么好了,因为巧儿是傻子从大街上捡回来了,听说她当时快饿死了,傻子把她捡回来,她就得了一条命,从此便尽心尽力的侍候着傻子,比一般人要忠心得多,巧儿也算是傻子疼惜的人了,所以她想给她一个好的出路。

    “好了,别哭了,去给小姐倒杯茶吧。”

    “是的,小姐……”巧儿立刻抹干了眼泪,到一边去沏了茶递过来,主仆二人在灯下仔细的说了一会子话,云笑才睡了,至于婉婉和几个小丫头,还有追月和惊云,都玩疯了,直到天近亮的时候,几个人才回来。

    年后,前三天的日子,是亲戚往来,走动的时间,尤其是现在的云王府,更有很多人请客吃饭,大部分人是想见见云笑,不过云笑一律挡了,她不想去任何一家吃饭,有好些人根本是见都没见过,现在竟然莫名其妙的冒了出来,她才懒得理会。

    一应宴席都由云王爷代劳了。

    而这三日云笑待在玉轩里,喝茶看书弹琴,日子过得倒也悠闲。

    新年的时候,皇帝政务繁忙,也没空来云王府,所以她倒是把身子也养得棒棒的。

    后三日,云王府正式的忙碌了起来,请客送贴子,收礼,回贴子,整个王府内,上到王爷王妃,下到佣仆,都忙得团团转,只有玉轩依旧安安静静的,不过里面下人都被抽调了出去,只留了婉婉和巧儿侍候着她,其余的人这一段时间皆归管家支派。

    一时间,热闹之声不断的传进了玉轩里。

    云笑在房间内看书的时候,便吩咐了婉婉把窗户关上,好清静一些。

    婉婉好气又好笑,明明是主子的大婚,忙坏了一府的人,只有她老人家,气定神闲,安逸悠然,吃饭品茶,看书弹琴,过得跟神仙一样的日子,却不知道,王爷和王妃忙得是整个人瘦了一大圈。

    “小姐,要不要出去帮帮忙,王爷和王妃都忙得团团转呢?”

    主子的能力可厉害了,只是她不想理这些事,所以便躲在玉轩的房间里。

    云笑慢慢的抬首扫了一眼婉婉,浅浅的开口:“没兴趣,要不你过去帮忙。”

    婉婉头皮一麻,脸色有点黑,她知道主子接下来肯定还有话,果然,云笑又接了一句:“那你就去王府门前迎接客人吧。”

    “呜,小姐你欺负我。”

    那份工作能累死人,她才不要去,挥舞着小手,义正严辞的开口:“我要侍候主子呢。”

    云笑抿唇浅笑,不再理会她,继续看书打发时间,本来想把医馆重新开张起来,不过因为新年,也要让别人过个开心的年,所以便往后移了一些时间。

    正月初六。

    皇室正式下骋定的日子,俗称大骋或完骋,其实这六礼少了很多重,直接走到了下骋和完婚两个主要的环节,云笑也不讲究,反正她和上官胤认定了,其余的都是一些形式,就是这些她还嫌烦呢?

    骋礼的阵仗很庞大,由上官王爷和户部的尚书亲自领着人,把礼送到了云王府,其中就有云笑自已亲手设计的白色的婚纱,装在一只华丽的箱子里,一路抬进了玉轩,长长的一溜儿礼物,云笑都没什么兴趣,只对那件婚纱感兴趣,立刻吩咐人取了出来。

    只见这婚纱通体是白色的,宫廷的御裁,手艺确实精堪,完全做出了她想要的效果,里面是白色的锦绸,外面是白色的烟霞罗,裙摆的地方缀满了小粒的珍珠,说不尽的雍拥华贵。

    寝室中,云笑试穿了一下,婉婉和巧儿两个丫头看呆了眼,这件衣服好华丽啊,从来没见过的样子,穿在小姐的身上,高耸的胸脯,纤细的腰,浑圆诱人的臂,无一处不透着魅惑,看得人眼睛都忘了眨,好久才找回自已的声音。

    “这嫁衣真的好漂亮啊。”

    巧儿叹息,婉婉点头,不过心头升起一抹儿疑惑。

    “小姐,不是该用红色的吗?”

    “红色显不出这件衣服的圣洁,看到了吗?这叫婚纱,是新娘子穿的。”

    云笑尊重其事的脱下来,摆放好,她知道自已就是说了,婉婉和巧儿也不会了解的,二十一世纪的女人,谁不想和心爱的男人,牵手共进殿堂,而这其中就少不了这样一件如梦似幻的婚纱,而她本来还想帮助上官胤设计一套西服,最后发现,古代人留有长发,长发穿西服,实在体现不出那种高雅的气质,最后才作罢,还是让他穿龙袍吧。

    婉婉和巧儿大眼瞪小眼,不懂这婚纱是什么意思,不过聪明的不去纠缠,因为小姐的口中总会出现一些比较新颖的词,如果她一直纠缠会累死的。

    后院安静无比,前院热闹极了,云墨在王府里招待上官王爷还有户部的尚书等朝中的大员,一团和喜。

    清笑宫内,上官胤脸色微凝,绝色的五官上罩着寒霜,大殿的下首立着兵部的尚书蓝清伦和禁军统领萧遥,两个人恭敬的等候皇上的命令。

    “朕担心八月十五大婚的时候,逆贼叶景奕和那西山骷髅血盗会乘机出现,所以兵部和禁军,一定要派兵力防范好,朕不希望朕的大婚发生任何的意外。”

    蓝清伦和萧遥相视了一眼,沉着的领命:“皇上放心吧,我们会让禁军便服隐在人群中,务必保护好皇上和皇后娘娘的安全。”

    “嗯,此事不可大意,你们下去布署吧。”

    上官胤一挥手,蓝清伦和萧遥领命退了下去,直奔兵部而去,开始布署接下来要做的事。

    清笑宫的大殿,上官胤揉着脑门儿,轻轻的唤了一声:“子阳。”

    子阳便从殿外走了进来,恭敬的垂首:“皇上。”

    “把手中的的人全都派上场,一定不能出半点的差池。”

    子阳恭敬的垂首领命:“属下遵旨。”

    上官胤挥了挥手,等到子阳退了下去,一张精隽的五官上,唇略挑了一些,眼神闪过凌厉,狠狠的盯着半空,叶景奕,如果这次你真的敢出现,朕不会让你痛痛快快的死,一定会让你死得很难看。

    他绝对不会允许笑儿出一点事的,因为想到了云笑,黑眸馥静下来,唇角勾出浅笑,再过几日,就是他们大婚的时候了,这些日子他一直在处理手中的政务,把堆积下来的事情处理了,等大婚过后,好好陪陪笑儿。

    上官胤一想到这个,人便站了起来,前往上书房去处理事情,一刻也不让自已空闲。

    下了骋礼之后,接下来就是大婚的日子,云王府依旧忙碌,在大婚前三日便开宴,接待的都是朝中的大臣,因为大婚当日,很多大员要在正秦门前,跪拜皇后娘娘,没有时间在云王府用宴,所以一般皇室的嫁娶都是三日前开宴的。

    那些朝中大员和内眷,很多人都想看看未来皇后娘娘,无奈云笑就像那深藏闺阁的千金闺秀,千呼万唤就是不出来。

    这其中,她只见了一人,就是烟京第一公子夜无昀。

    夜无昀来访,被云笑吩咐人请进了玉轩。

    午后的阳光暖融融的,从天边洒下来,到处一片清新,两个人在玉轩的后院内闲逛,寒梅已逝,牡丹杜鹃,山茶等花事即将粉墨登场,春天眼看着便来临了。

    两个人顺着青石路径,一边说话一边走。

    “上次让你来施针,怎么没来?”

    云笑淡淡的开口询问,扫向一侧的人,今日,夜无昀穿着浅紫色的袍子,腰束绣金纹的黑色玉带,看上去高贵如斯,一向苍白的肌肤,竟浮起了浅浅的晕红,泛出正常的肤色,云笑不由抿唇一笑。

    看来他是自个放血了,而且药也没断,想必那寒毒好得差不多了。

    “不想麻烦你,你不是要大婚了吗?一定很忙,我都自已放血,然后煎药吃,好了大半,相信再有一些日子便无大碍了。”

    “那就好。”

    云笑点头,没再说什么,夜无昀的脸上闪过玉泽的轻辉,笑容浅浅,慢慢的停住身子,从怀中掏出一个华丽的锦盒:“我还欠着你人情呢?什么时候需要了就来我,这是我送你的贺礼。”

    云笑接了过来,手感挺沉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抬首笑着开口:“谢谢你了,不过那人情我还是会去要的,别想以送礼抵过。”

    夜无昀再次扯唇,轻笑,优雅如水,云笑有一瞬间的恍神,这个人,从最初相见就是这样的高雅,直至最后,一路行来,他依然是当初那个优雅的人,在街边当她们是乞丐,当即施舍了一绽银子,其实于那时候的她们,他实在是心地善良的一个人。

    “我不会赖的。”

    夜无昀清悦的声音响起来,停住了身子,回首望她,眸光绵远悠长,有什么东西滋生了,又有什么东西湮灭了,然后他温和的声音响起来:“那我回去了,楼里还有事要处理呢?”

    “好,我让人送你吧。”

    “不用了……”夜无昀人已转身往外走,心浮起缠缠绕绕的酸涩,不是那种痛不欲生,也不是那种死去活来,可是依旧很难受,他不知道自已是怎么了?心似乎在自已不注意的时候,便沉没了下去,直到她的大婚,他才感受到那么疼,不过有些事错过了,就是错过了,他唯有给予她祝福。

    云笑望着那远去的高挺如隽竹的背影,似乎有些沧凉,不过随即否定了自已的想法,一向洒脱冷漠的夜无昀,怎么会有沧凉的背影呢,随手打开了手中的锦盒,只见里面安静的躺着一枚玉雕人,栩栩如生,光泽透明,竟然那么像一个人,仔细看去,竟和自已有几分像,云笑不由得抬首,早已没有了夜无昀的身影,轻风轻拂过她的脸颊,那玉雕上冰凉的气息,从指尖传到心里,她笑了一下,有什么明白了,但也什么都没明白,只是收了起来,有一份美好,藏在看不见的旮旯里,沉浸了过去。

    正月十五仍元宵佳节,这一日比以往每一个节日都要隆重,要热闹,因为这一日是东秦皇帝大婚的日子,诏书早就下了,民间的人早知道了,炮仗放得通天的响。

    大街小巷更是人头攒同,万人长巷人满为患,红色的绣龙凤呈祥的毡毯从外宫门顺着最繁华的九华街一直延伸到云王府门前。

    云王府一大早人山人海,宾客满门,其中有亲戚友人,还有那些走动的商贾臣富,挤挤一堂。

    玉轩中,有两名皇帝派了过来的宫中女官,另有两名年老的嬷嬷,四个人正在房中手脚忙碌的给新娘清脸,上妆等。

    眼看天都快近中午了,她们才做这些,真怕误了吉时,到时候皇上怪罪下来,什么人吃受得住,可是她们这位新主子就与常人不一样,这样大喜的日子她竟然心安理得的睡了个香香的觉,然后起来还吃了早膳,最后才允了她们进来清脸上妆。

    这大概是从古到今,第一位能在大婚当日睡得人事不省的皇后了,不但睡得心安理得,而且还美美的饱餐了一顿,似乎生怕饿着自个了,要知道新嫁娘是要禁口的,直到晚上的时候才可以吃一些花生枣之类的东西,意指早生贵子,还要和皇上喝合卺酒。

    不过女官和嬷嬷谁也不敢多说什么,因为听说皇上十分宠这位新娘娘,而且这新娘娘她们是认识的,就不是一个善主子,以前能在宫中装傻打人,连从前那个假皇帝都打,何况他们这些做奴才的,所以还是小心一些为好。

    从早上一直忙到中午,才把一个妆容上好,然后是穿嫁衣,那白色的婚纱是别人没有见过的,大家也不知道如何摆弄,还是云笑自已亲自穿好的,不过脖子上却空荡荡的没有配套的东西,一些金银之类的首饰,显得很俗气,和这件婚纱根本不配套,她似乎把这件事给忘了,云笑苦着脸。

    房子里的嬷嬷和女官还有玉轩里的小丫头都看呆了,人人赞叹。

    这时候门外有小丫头的说话声:“王妃好。”

    原来是云王妃过来了,一屋子的人皆垂首立于一边,云笑坐在妆台前,回首望过去,只见云王妃一身喜庆之服,雍拥华贵,虽然四十岁的年纪,却丰韵尤存,因为她心中的坦然放开,使得眉宇间总是带着一抹慈善,眼神更是清明,倒比初相见时妩媚动人得多,自从她回王府之后,对待云笑倒是真的放开了,做到了一个长辈该做的事,云笑心中的介怀也消除了不少,对她很尊重,此刻看她亲自过来,必是有事要嘱咐,便挥了手让人退出去。

    婉婉领着一干人退到门外守着,房间一下子安静下来。

    云笑起身迎她坐于房间一边的榻上,浅浅的开口:“大娘怎么过来了?”

    云王妃笑望着她,心中一番感概,为自已年轻时候做的事,如果当年释怀一些,自已何尝不是多了一个女儿,可是终是错过了很多啊,眼底思潮翻滚,伸出手从袖拢中拿出一个精致的长方形的盒子,慢慢的打开来,只见里面有一条润泽光灿的珍珠项链,虽不是稀世之宝,却可以看出很名贵,那一粒粒饱满的珍珠,泻出浅浅的光线,辉映在锦盒内,云王妃轻轻的摩娑着,似乎昨日便在眼前。

    “笑儿,这是大娘当年出嫁时,娘亲亲自给大娘戴的项链,大娘没有女儿,虽然以往对笑儿不好,但是至少在笑儿出嫁的时候,大娘能亲手为笑儿戴上这项链,这也是我们之间的情份,而且大娘当着笑儿的面保证,会好好对待你爹爹,和你哥哥,所以你在宫中可以安心。”

    云王妃吸吸鼻子,话音有些哽咽,她知道云笑能原谅自已,是看在王爷和云祯的面子上,她之可以如此在乎他们,也是源自于他们那么的爱她,所以她爱他们,而她直到现在才明白,有时候失去的是再也回不来的,但她会勉补的。

    云笑本来想拒绝的,但听到大娘最后所说的话,她便愣住了,因为大娘一定是这世上对爹爹和哥哥最好的人,而她也和她一样,希望这两个男人好,正因为这些,所以她们有着同样的目的,这也是一种缘份,便缓缓的侧过身子,云王妃手指一颤,她是害怕云笑拒绝的,没想到她最后竟然愿意戴着她的东西出嫁,她的心愿也算了了,轻颤着手指,拿起那珍珠项链给云笑戴上,戴理好了,笑着开口。

    “笑儿出嫁了,大娘只送你一句话。”

    “大娘请说。”

    云笑望着她,心却升起一丝柔软,至少在她出嫁的时候,还有一个女人叮咛她,而她们两个人和好如初,这也是一种幸福吧。

    “女人爱男人没有错,可是别忘了一并爱着自已。”

    这是她毕生以来得到的教训,因为太爱男人,所以忘了对自已好一点,女人即便有爱,也别忘了还有自已,千万别忘了自已,如果爱得失去了自我,爱得那么卑微,那样的爱已不值得男人疼惜了。

    “谢谢大娘,笑儿记住了。”

    这句话真的让人深有感触,大娘一定是想到了她自已,其实这个女人也是可悲的,一切都是因为爱,但总算到最后,她醒悟过来,这世上不是只有一种爱,还有很多种爱,抓住任何一种爱,但足以活了下去。

    “笑儿是最漂亮的新娘子……”云王妃仔细的打量着云笑,白色的衣服映衬得她千娇百媚,那精致的芙蓉面上,红霞轻染,云鬓墨发,高绾如云,丝丝缕缕的碎发从耳边垂挂下来,更增添了五官的轻柔,头上一块白色的丝纱从上而下倾泻下来,给整个人带来一种缥缈虚无,好似从天边踏尘而来,实在不像一个人了。

    这样的衣服还从来没有见过呢?真是漂亮啊,笑儿的脑子真是灵活啊,云王妃一番感叹。

    两个人握着手,彼此会心而笑,这时候门外响起云王妃的丫鬟浅浅的声音:“王妃,有很多女眷到了,王爷让王妃去招待女眷。……”

    “嗯,知道了……”云王妃应了一声,便放开云笑的手站了起来:“大娘去招呼客人了。”

    云笑点头,看着云王妃走出去,快走到屏风边的时候,叫了一声:“大娘。”

    云王妃停住身子望过来,云笑清浅的说了一声:“谢谢你。”

    云王妃眼里便溢了泪水,飞快的走出去,越待下去,她的心越难受,便会恨自已以往的残忍。

    房间内,云笑深呼吸,她谢,是谢将来爹爹和哥哥就托付给她了,而她也就放心了。

    婉婉和玉轩的几个丫头,还有两个嬷嬷,女官走了进来,屋子里的人又多了起来,嬷嬷不时的检查东西,直到一样不落,才放心的松了一口气。

    这时候已经是末时一刻了,府门外炮竹齐鸣,丝竹之音有远至极的传来。

    院门前飞快的跑过来几道灵活的身子,一路走一路叫:“小姐,小姐,来了,来了。”

    婉婉走了出去,高兴的问:“宫里的辇车来了吗?”

    “是的,来了来了,王爷和王妃还有所有的宾客全都迎到门前去了,听说皇上亲自来迎娶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