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4、第24章 鬼面(2)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p;   王明堂真不客气,甩开腮帮子就吃,边吃边说:“回云南的时间定了吗?”成二丁点点头:“后天吧。”

    王明堂放下酒,冷笑着:“李一铲啊,你就是跑到天涯海角我也跟着你。”

    成二丁开始猛烈地咳嗽:“明堂……大哥,为什么现在不动手?”

    王明堂来到他的身边,用手轻轻地拍拍他的肩膀:“老成,你没事吧?我之所以没动手,就是为了那个契丹古墓里的鬼面。先让他们想办法去争去夺,到时候我再来个黄雀在后。”

    成二丁此时“哇”的一声,居然咳出了一口鲜血。王明堂大惊失色:“那个高棉邪降的降头术真的这么厉害?!”

    成二丁抓住他的手,颤着声音说:“明堂大哥,你能不能听兄弟一句话?”

    王明堂把他扶到床上:“都是这么多年的老朋友了,有什么你就说什么。”

    成二丁用随身的丝巾轻轻地擦了擦自己的嘴角:“明堂大哥,那个邪降族女人太危险了,你能别惹她就别惹。你看看兄弟我,现在人不人鬼不鬼的。”王明堂皱着眉:“老成,你别说了。我弟弟的仇是一定要报的,鬼面我也是一定要拿的。现在什么人都不能阻挡我。”

    成二丁抚摸着自己肚子上的青龙****文身,想要说什么,只是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摇摇头作罢。他从脖子上摘下了一条项链,项链顶部挂着一块泛黄的石头:“明堂大哥,你既然真的决定要去,这项链你给戴上。能保你平安。”

    王明堂接过项链,挂在自己脖子上,轻轻拍着他的肩:“谢谢你,好兄弟。”

    火车呼啸着在田野山村之间穿行,“咣咣”的铁轨声让人昏昏欲睡。成二丁穿着灰色长褂,脸上没有一点表情,干涩得就像一个橡皮人。叶有德看着窗外不断滑过的片片绿色若有所思。皮特李倒是兴趣蛮高,他一直拉着李一铲讨论这些奇异的东方法术:“李,你知道降头是什么吗?其实就是那些所谓的巫医用动植物的一些特性搞的把戏而已。不过必须承认,东方世界既古老又神秘。”

    李一铲笑了:“我没念过洋书,也不知道科学是何物,只知道中原法术九源一流,都是出自《奇门遁甲》。在唐朝的时候,各个国家交流频繁,《奇门遁甲》就传入了东、南洋,形成了各种旁门左道。哈哈,和你接触以后我发现,你们洋人总想把任何事情都解释出来,而我们讲究的就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几天之后,众人到了云南。叶家在江湖上也是跺一脚震四方,虽在云南但也有很多道上的朋友。叶有德很快就搞到了车,一行人又坐了两天的汽车这才晃晃悠悠地来到了云南保山。

    这个地区罕有人烟,山连着山,岭套着岭,连绵不绝,而且山头永远都雾气蒙蒙。一行人来到了成家,成二丁的老娘一看自己儿子搞得人不人鬼不鬼,眼泪就止不住地往下流,叶有德看见此景心里疼得厉害,他对李一铲和皮特李说:“我想今天就上山。”

    这时一个人的声音传来,口气非常严厉:“不行。”一个穿着黑色短衣,腰间斜挎短刀,两条剑眉倒竖的高个子年轻人走了过来。成二丁一听这声音,干涩的脸上浮出了一丝笑容:“我给众位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好朋友烈哥。他可是本地数一数二的好猎人,我刚才还发愁你们怎么进山呢,有他在我就放心了。”

    叶有德一抱拳:“这位小哥有礼了,此次进山还得劳你费心。”

    烈哥直直地看着叶有德:“你是那柳子帮的叶老大吧?我事先说明,这次帮你不是为了别的,我是为了兄弟成二丁。多年以来,我们这里对待邪降族的态度就是他不犯我,我就不犯他。但这次他们居然动了我的朋友,我就不能束手不管。现在天色太晚,等到明天一早我们就进山。”

    刚刚下过雨的山林里又热又潮,空气都是湿湿的。阳光从密厚的山叶中直射而下,落在地上的时候已经被染成了绿色。头顶鸟叫得热闹,但只闻其声不见其踪。

    烈哥背着箭篓在前面用宽刀劈开杂草和树枝开道,后面李一铲和叶有德背着水和干粮,最后的皮特李背着一个大大的背包,里面装满了小斧子、小铲子等各种工具,还有一个用来随时记日记的大笔记本。他这次是铁了心,说什么也一定要闯闯那禁区,谜一样的木屋、神秘的少女,想想就让这洋小伙浑身兴奋地颤抖。

    众人在密林之中一直走了三天,风餐露宿。林中危机四伏,杂草、凶兽、沼泽,如果没有烈哥当向导,这些人早已葬身林中。李一铲的体力比以前强多了,可走这崎岖的山路还是感觉特别吃力。叶有德掏出水壶大口地喝着水,突然他一声惊叫:“看那。”众人顺着他的手势去看,在一棵大树的树杈上横着一间不大的树屋,一个挂梯从上至下落到地上,在微风中轻轻地起伏。

    叶有德走了过去,紧紧把住挂梯感慨万千:“我又回来了。”烈哥看看天色,对其他人说:“今天就在这暂时休息一下,明天我们继续出发。”这些人是真的累了,衣服也不脱下就躺在木屋的地板上呼呼大睡。

    黎明的时候,李一铲被一阵呜咽的声音惊醒,这声音奇特至极,异常尖锐但是却又极其响亮,戛然划破了寂静,听得人心为之悸,血为之凝。几个人醒了过来,发现烈哥已经不在了。

    三人正在狐疑的时候,挂梯响动,烈哥爬了上来一翻身跳进屋子里,他的表情极为严肃阴沉:“你们必须马上离开这里。”叶有德急忙问:“烈哥,到底发生什么事,这是什么声音?”

    烈哥看着黑黑的森林,声音已经开始发颤:“这声音出自一种叫做‘齿’的竹制乐器,它的形状酷似牙齿,只有高棉邪降族在举行特别重大的仪式时,才能被吹响。现在这里实在是太危险了,你们必须马上走。”

    三人互相看看,叶有德看了一眼烈哥:“那你呢?”

    烈哥摇摇头:“我既然答应把你祖先的尸骨请出来,我就不会言而无信。你们先顺原路回去,我已经沿途做了路标。出去之后等我的消息。”

    叶有德一把拉住他:“我不能让你冒这么大的危险,烈哥,我们一起去。”

    烈哥急了,剑眉倒竖:“你们快走,到时候想走也走不了。”

    话音刚落,众人就感觉树屋开始轻微地摇晃,树叶纷纷落地。烈哥把住屋门,伸头向下望,借着依稀的晨光他清楚地看见在不远的山林中,有一大团黑影慢慢地移动过来。在黑影未到之处,一大群野兔山鸡四下奔跑。烈哥这汗当时就下来了,他回过头看着众人,脸色极为苍白:“现在快跟我撤。能不能逃出去就看命大不大了。”

    说着,他站在门前,猛然一提气纵身而下,这树屋距离地面少说也有六七米,可这烈哥跳下之后,十分稳健而且落地无声。他朝上面一挥手,三个人把住挂梯边缘一滑而下,这个时候那一大团黑影就到了,众人眼看着一只兔子瞬间被那黑影吞没,刹那之间,只剩下凛凛白骨。

    李一铲惊呼:“烈哥,这是什么?”烈哥看着这黑影说:“它叫血陀螺,是这密林中的一种植物,以肉为生,它的开花期极短,但在这段期间内它会吃大量的肉。这种植物能大量繁殖蔓延,所到之处看不见一个活口。”

    正说着呢,那血陀螺迅速地蔓延了过来。烈哥急呼一声:“跑。”几个人掉过头在林子里狂奔。血陀螺的枝干上长满了厚厚一层的白色绒毛,对动物气息极为敏感,它似乎嗅到了这几个人的人气,呼啸着直追过来。

    几个人在林里狂奔,脸上身上都被树叶枝杈划得鲜血淋漓,他们这个时候也感觉不出来,脑子里就一个念头,跑。后面的大团黑影如魔鬼一样,紧随其后。跑着跑着,皮特李停了下来,他把腰里的短刀拔了出来:“我不跑了,不就是个植物吗?我就不信斗不过它。”叶有德眉头一挑,豪气顿生:“好,咱哥俩并肩作战。我堂堂一个瓢把子被一个植物追得四处乱跑,有辱我们叶家名声。”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