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3、第23章 鬼面(1)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李一铲喝了口酒说:“风水堪舆可不是什么法术,几千年来被许多人证明过,非常正统。”

    皮特李说:“既然不是法术,那如何解释地墓里的铜镜和沙马角村的养尸呢?对了,还有天墓的空间错乱现象。”

    李一铲目瞪口呆:“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皮特李说:“用我们西方的科学来说,这面铜镜应该是一个能够干扰人体脑部活动的装置,它的来历我不清楚,但原理能跟你说明白。人脑会产生脑电波,而这铜镜可以干扰脑电波,让人产生幻象有了预感,看见未来发生什么也是很正常的。可惜啊,这一件异宝,没有带出来。”

    叶有德敲着筷子说:“什么东西一让你这样用科学主义解释,就那么干涩无味。”

    皮特李笑了:“叶,我在大学时还进修过物理。世间上发生的任何事都脱不了自然规律,就说天墓现象吧,为什么进金家祖坟就能进入天墓呢?我认为这是一种空间错乱现象,在那个时刻,天墓墓门和金家祖坟的入口在不同空间重叠。”

    叶有德笑了:“你说得这么热闹,但是我们云南之行遇到的事,你却解释不了。老巴、一铲兄弟,我前段时间去寻祖坟的时候,遇见了一件麻烦事,先给你引见一个朋友吧。”说着,他拍拍手。

    不久,从门外走进来一个灰衣长褂、瘦脸如刀削一般的瞎子。叶有德示意旁边人给这瞎子安排座位,然后向在座的介绍道:“这位是云南保山人,姓成,名叫二丁。二丁兄弟,能不能让我们客人先看看你的身体?”

    成二丁沉默半晌,随即慢慢解开衣褂扣子,脱下衣服来。

    众人心里打了个突,只见这人的上身全是血洞,血肉模糊,皮都翻翻着,惨不忍睹。

    李一铲一眼看到此人的肚子文了一条青龙和一朵艳丽的菊花,惊叫一声:“高棉邪降族。”

    成二丁本来萎靡的脸上陡然振作,他的声音极为低沉:“这位朋友,你知道这个教派?”李一铲点点头:“我曾经和这个教派的一个教徒打过交道,仅仅知道这是个邪教而已。”

    叶有德说:“二丁兄弟是我在云南时的向导,那时候我没听他的劝告,为了自家祖坟硬闯了邪降族的禁地,虽死里逃生但连累了二丁兄弟中了降头。”他语气中充满了愧疚。

    李一铲看着成二丁身上的伤,其中的惊骇无以复加。他听师父陈驼子介绍过南洋的降头,邪得要命,和苗蛊、东洋的九菊并称三大邪术。

    叶有德给成二丁倒了一杯酒:“二丁兄弟,这位是风水堪舆的高手李一铲,你把在云南的遭遇跟他说说,或许有办法解开邪降。”

    成二丁喝了一口酒,陷入了回忆之中,那种不堪回首的痛苦在脸上浮现出来,他的嘴唇颤得特别厉害:“今年开春的时候,我成为叶老大在云南的向导。根据叶家族谱的记载,这座坟修建在云南保山的密林之中。我们那里经常下雨,深山里有许多暗藏的河流、沼泽,一步不慎就出不来了。记得那天我们在深山中已经走了将近三天,快要接近目的地了……”

    原本晴朗无云蓝瓦瓦的天空突降暴雨,山路变得泥泞不堪。成二丁被大雨淋得几乎睁不开眼,头发完全贴在脸上。他竭尽全力地嘶喊着:“叶老大,叶老大,跟我走。”

    一只手突然紧紧把住他的肩膀,正是叶有德。

    因为风雨交加,人的声音显得异常渺小,叶有德大声喊着:“老成,怎么走啊?我们还是先避避雨吧。”皮特李就站在叶有德旁边,这位英国出来的洋小伙子生性喜爱冒险,感觉此时非常的刺激,他禁不住仰天冲着大雨“嗷嗷”地叫着,声音里充满了兴奋和野性。

    成二丁非常不客气,他一把拽住皮特李的前胸:“你鬼叫什么?我们已经靠近了邪降族的领域,任何不慎都能引来麻烦。你知道不知道?”皮特李耸耸肩,不以为然。

    两人在成二丁的引领下,极为艰难地来到了一个树屋中避雨。树屋,是当地猎人在林中修建的暂时栖息的房子,因为忌惮林中野兽,所以房子修在大树的树杈上,有一个挂梯从房中直垂到地上。

    到了树屋之后,几个人的衣服都湿透了,因为都是男人,所以几个人没什么顾忌都把衣服、裤子脱掉,**相对。外面的大雨几乎连成一条布帐,地上腾起一团雾气。成二丁从衣服里拿出用油布包裹的地图看了看:“叶老大,我们已经接近目的地了,从地图上来看,叶家祖坟离这还有不到半天的路程。”

    叶有德点点头:“等雨停了,我们就赶路。”这时,成二丁脸上表情变得很怪异,他突然跪在地上,双手合十,脸上全是敬畏之色。叶有德知道当地人有些固定的传统和风俗,所以并没有打断他,冷眼旁观。

    过一会儿,成二丁坐了下来说:“叶老大,剩下的这段路你和这位洋朋友就不要去了,我自己走。”叶有德这脸当时就拉下来了,眉头紧皱:“老成,我想听听为什么。”成二丁嗓音颤抖:“这里是高棉邪降族的领域,实在是太危险了。”

    叶有德的枪还在地上放着,他拿起来晃了晃:“有我这个厉害吗?”皮特李这小子一看最关键最刺激的部分不让自己参加了,当时就急了:“成,我要和你去。”

    成二丁看着这个毛头小子,叹口气轻轻摇摇头,他转过脸说:“叶老大,这个地方对于我们当地人那就是禁区,是死亡之地。因为你们叶家和我们成家是世交,咱俩还对脾气,我才答应帮你的。既然我帮了你,就要保证你的安全。所以你还是在这等我的消息吧。”

    叶有德早年留洋,后又当上了山大王,那也是气盛至极,他怒喝着:“老成,难得你把我当朋友。我受老父临终嘱托才来这里寻祖认亲,现在马上要看到祖坟了,你不让我去,那我岂不是白来了。我别的不知道,就知道要让我爹走得心安。”

    成二丁愣了半晌,说:“你要跟我去,必须答应两个条件。”

    叶有德豪气十足:“讲。”

    成二丁说:“第一,怎么走、干什么一切听我安排。”叶有德想都没想:“好。”成二丁继续说:“第二,这个洋人皮特李不能跟着去。”皮特李当时急了,这小子好奇心早就被勾得控制不住了,现在不让去,就像杀了他一样:“No,我要必须去,我要拜祭叶的祖坟。”皮特李一急,语法出现了错误。

    叶有德瞪了一眼皮特李,一把抓住他的肩膀:“皮特李,你是我最好的朋友,这次我们估计九死一生,如果都去了可能就都死在里面,你必须在外面做个接应。”皮特李耸耸肩:“OK。不过,叶,你们出来以后一定要把经历说给我听,不准漏过一个细节。”叶有德笑着点点头。

    雨渐渐停了。叶有德和成二丁套上衣服。成二丁把树屋里放置的一把宽背利刀递给皮特李:“这些日子以来,你也知道了树林里什么东西能吃什么东西有毒,这把刀你留着防身,我们顺利的话,两天之内就会回来。”

    两人辞别皮特李,从挂梯滑下。走出一段儿,叶有德回头望去,树屋已经消失在树林深处。

    山路非常不好走,雨后格外泥泞。林中大点的芭蕉叶存了许多的雨水,时不时被压得翻转过来,倾泻如注。林中渐渐起了黑雾,成二丁的脸色也越来越沉重。

    走着走着,他突然站住了,用手指向林子里。叶有德顺着他的手去看,在林中一角,杂草之间,立了一个一人多高的祭祀牌位。牌位由黑色的枯木制成,牌位上放着一个青色的骷髅。

    看着这牌位,叶有德感觉自己遍体生寒:“这……这是?”

    成二丁脸色阴沉得厉害:“叶老大,从现在起,我们就要跨入邪降族的领地了。千万不要鲁莽行事。”

    两人顺着山路继续前行,时不时地可以在林子里看见这种牌位。叶有德把刀握得紧紧的,脸上黏黏的也不知是汗还是雨水。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树林里不时响起鸟叫虫鸣,更显诡异。两个人走着走着,突然发现前边不远处有一间木屋,屋内亮着灯,门前挂着一串小骷髅。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