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2、第22章 地宫(5)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nbsp;说着,他猛然再次转动那根床柱,“哗啦”一声,地面上翻开了一个大坑,里面露出了无数的尖刀,每把刀都精光流转,锐利无比。

    李一铲吓得浑身是汗,突然他打了一个激灵,刀坑,自己会掉入这刀坑里。这里只有自己和王明堂,那只推自己落坑的手肯定是王明堂的。

    他正愣着呢,王明堂一把抓住他的胳膊:“一铲,你说句老实话,那个算命瞎子说的身边人是不是你?”李一铲紧张得喉咙上下乱窜,头上见了汗:“大哥,不是我。”

    王明堂直直地看着他,突然脚底下一个扫堂腿,把李一铲扫倒在地,随即一用力就把他掀入刀坑。李一铲心中一凉,闭目等死。谁知下坠之势一滞,脖领子被王明堂给抓住,身子悬在半空。

    王明堂沉声说:“李一铲,你老实说,你知不知道《墓诀》的事?当初我给你看这本书的时候,你的表情就非常惊讶。这《墓诀》一书乃是历代风水陈氏家族祖传之物,对外秘而不宣,你怎么这么了解?我在这里想了好久,看你一个人活着进来,这才揭开了疑点。你是不是把其他人都杀了?”

    李一铲眼前只有明晃晃的尖刀,头上的汗顺着面颊滴了下去,从空而降,滴在刀尖上,霎时冷光流转。他颤着声音说:“大哥,你就为了这件事杀我?告诉你我为什么知道《墓诀》,因为我的师父跟陈家的一个后人是至交。”王明堂厉声道:“你师父是谁?”

    李一铲咽了下口水:“王百里。”

    王明堂愣了,这王百里就是自己的老爹。他厉声说:“你别胡说八道。”李一铲就感觉自己的衣领“嘎嘎”地开始裂开,他尽量不动保持平衡,压抑住颤抖的嗓音说:“要不我哪来的风水盗墓本领,我怎么知道你会在鬼王墓出现?这些都是你爹的安排,他不让我暴露行踪。”

    王明堂激动得胸口上下起伏,自从老爹那个雨夜不辞而别之后,这就成了他心口永久的痛。他也来不及细想,慢慢地把李一铲给拉了上来。

    李一铲暗暗地长舒了一口气,幸亏自己卧底前在巴戟天那里把王明堂的身世都打听清楚了,真是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啊。他转念一想,自己毕竟在撒谎,拉上去以后王明堂和自己一对质,发现漏洞百出的话,自己还是难逃一死,不如先下手为强。

    他刚被王明堂拉上坑边,脖领子就“嘶啦”一声断开,李一铲暗叫了一声,好险好险。王明堂把他拽起来:“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一铲猛然朝他一扑,把王明堂扑倒在地。王明堂脑子还没想明白怎么回事呢,就被李一铲给推下刀坑。他手疾眼快,两只手紧紧地把住坑边,才勉强挂在空中。

    王明堂怒吼一声:“李一铲,那个叛徒果然是你。”

    李一铲嘴颤得厉害:“你本来就不相信我。如果我不杀你,你就会杀我。”

    王明堂“哈哈”大笑:“杀人?你有胆量杀人吗?”

    李一铲把脚抬了起来,对准了王明堂的手。王明堂看形势不好,急忙说:“李一铲,你到底想干什么?”李一铲大叫着:“你……你砸了我家的祖坟,你害死了我最心爱的女人和师父。你这个臭盗墓贼,我要你一命赔一命。”

    王明堂神色不定:“你的女人?你的师父?”

    “不错。我的女人被你关在天墓里,我的师父陈驼子也是因你而死。”

    王明堂“哈哈”大笑:“原来你是那个驼子的徒弟。”随即他脸色一变,口气非常严厉:“那我弟弟呢,那我的那帮兄弟呢?就不是因你而死?”李一铲回想起狗子、吴小四,腿一软坐在地上。他到现在还想着自己拍向小山的那一铁锨,鲜红的血瞬间就四处迸溅。他感觉特别恶心,喃喃自语着:“我……我不能……再杀人了。”

    王明堂看他发愣,手上一使劲又爬了上来,抓住李一铲,用力一甩给扔下刀坑。他看着飞速下落的李一铲,冷笑着:“知道吗,你和我最大的区别就是你不杀人,但我可以。”

    李一铲眼看着王明堂越离越远,眼前一黑,完了。随即他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并没有什么尖刀。四周漆黑一片,李一铲什么也看不见,用手在地上乱摸,地面光滑冰凉。

    好像是,镜子。李一铲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是不是这地面都是光滑的镜面?这么说来,那无数把尖刀应该是在……主宫的天棚上。他突然明白了,这刀坑看上去是死门其实就是生门,

    因为地面太过光滑,他好几次都站立不稳。

    李一铲趴在地面上,看见不远处隐隐地有了光亮,他艰难地朝着那光亮爬去。

    宝塔对面的寺院台阶上,王尖山握着枪把自己蜷缩成一团,今天晚上实在是太冷了。冰凉如水的月光洒在他的身上,哥哥和其他兄弟怎么还没出来?

    这个时候,他看见塔旁那口枯井有响动,身上就是一激灵。他忙把自己藏起来,紧紧地盯着井口。一会儿,一个脑袋伸了出来,借着月光他看见这不是自己哥哥王明堂,而是李一铲。

    王尖山皱紧眉头,哥哥的话还响在自己耳边:“只要不是我第一个出来,那就说明肯定有了变数。不管是谁,格杀勿论。”

    格杀勿论。

    王尖山慢慢把枪举了起来,对准了李一铲。

    李一铲还不知道危险已经袭来,当他呼吸到墓外的第一口空气的时候,感觉通身舒服。他攀住井壁,一纵身翻了出来。此时已经没了气力,靠在井边“呼呼”地喘着气。

    王尖山平时和李一铲关系还算不错,在扣动扳机的时候还有些犹豫。他想了想,决定看看再说,说不定其他人就在后边。谁知道,等了半晌,那枯井再无第二个人出来,再看李一铲浑身血迹斑斑,已经很说明问题了。

    王尖山重新把枪对准李一铲,手指扣在扳机上,慢慢摁了下去。

    “啪”一声枪响,李一铲愣了一愣,随即感到肩头火辣辣的疼,翻身栽倒在地。

    王尖山看到得手了,从阴暗的角落里走了出来,来到李一铲跟前。

    李一铲嘴唇干得厉害,他看见来人,断断续续地说着:“尖山……”

    王尖山用枪指着他的头:“李一铲,怎么就你一个人跑出来了?他们呢?我哥哥呢?”

    李一铲抓住他的脚背:“尖山,其他人都死在里面了。”

    王尖山眼珠都直了:“那我哥哥呢?”

    李一铲咳嗽了几声:“尖山,你哥哥困在墓里,还……还没出来。”王尖山蹲下身子一把抓住他的脖领子:“那你小子怎么自己出来了?”

    李一铲已经被折腾得有气无力了:“我……尖山,说来话长……”

    王尖山冷冷地说:“我哥哥说我们中间藏了一个奸细,这个人是不是你?”

    李一铲看王尖山气急败坏,生怕一时冲动手枪走火。他颤抖着说:“尖山,你要相信我。墓里发生的事情已经超出了你的想象,我会从头到尾告诉你的。”王尖山脑子都热了:“少他妈来这一套,我就知道你跑出来了,而我哥哥和那帮兄弟都死在了里面。你去死吧。”说着,他把黑色的枪口对准了李一铲的脑袋。

    李一铲浑身是汗,颤抖着说:“尖山……你冷静点。”

    王尖山摇摇头,慢慢扣动了扳机。“啪”的一声枪响,李一铲看见王尖山的脑袋上瞬间开了一朵红色的花,然后迅速凋零,这朵血花化成无数的血点漫天飞舞。

    王尖山一下跪在地上,嘴里往外渗血,枪从手里掉在地上,整个人都绵软了下去,瘫在地上再也不动了。

    这时候一大队警员从寺里跑了过来,李一铲一眼就看见了巴戟天,脑袋一沉晕了过去。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