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9、第19章 地宫(2)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nbsp; 用蜂鸟、蜜蜂或其他奇虫异鸟传递信息的方式比较独特,是利用了它们特殊的生活习性来完成的,古代许多巫师都会用动物甚至植物来传递消息。

    这只蜂鸟飞速地在空中滑行,很快消失在茫茫的黑夜之中。

    蜂鸟扎破窗纸,飞入屋内,轻盈地落在桌子上。巴戟天拿起这只鸟仔细看着,轻轻地摇摇头,在他看来这李一铲胆子太大,简直就是在刀尖上跳舞。这群祸害早抓早了事,目前此地盗墓成风问题很让警局头疼。王明堂的名字早就挂在黑榜上,因为民国当局办事拖拉,当官的一直不上心,所以让他一直逍遥法外。李一铲进入盗墓团伙卧底前,已经和巴戟天密谋策划了很长时间。巴戟天在警局有熟人,所以他一谈整个计划,简直一拍即合。警局巴不得有这么个机会能解决这个多年的难题。

    巴戟天推开窗户,看着外面浩瀚的星空,喃喃自语:“地墓。”

    法弘镇。

    这天夜晚,百里长空乌云滚滚,雷声不断。算这天已经连续下了十几天的瓢泼大雨,整天都听到淅沥的雨声,满镇子都充满了阴湿之气。

    王明堂和这些兄弟被困在客栈里足有半月有余,天一直阴沉沉的,就是没有放晴的时候。众人此时也早就没有了耍钱逗乐的心思,一个个抱着腿,抽着土烟看着窗外的雨发愣。吴小四拍拍李一铲的肩膀说:“一铲,你学过风水,你说说这天什么时候能看见太阳?”李一铲看着窗外说:“最少也得两三天吧。”

    王明堂“吧嗒吧嗒”抽着自己的袋烟说:“差不多。到时候,我们就可以行动了。”

    吴小四眼睛发亮:“是吗?”

    王明堂把袋烟在凳子上敲着,弹出烟灰说:“看你鬼迷心窍的样子。天晴之后,我领你们去拜山,参拜一下佛祖。”

    大雨过后的法弘镇,像水洗过一样,干净清澈。小镇的每条巷子、每条街道都散发着清新的味道。关张多少天的小买卖,摆摊的又开始出来活动了,镇子里渐渐有了人气。

    王明堂众人分成三拨按不同的方向不同的时间出发,然后到镇外法弘山半山腰的法弘寺集合。法弘寺是一个荒寺,多少年没有人住了,寺里寺外长满了杂草。院子里的青石板残缺不全,一副破败之相。李一铲看得不舒服,真是造孽,多年之前这里必然是佛家圣地,可以想象其间的繁华,怎么就能落败到这个地步。

    众人在寺里走着,就感觉浑身阵阵发冷。寺里大庙中都空荡荡的,根本看不见任何的佛龛和塑像,墙壁上挂满了蜘蛛网,黑暗的深处似乎还传来阵阵木鱼声和咳嗽声,这群人大部分都感觉诡异莫名。

    王明堂领着众人来到寺后的一座残塔前。这座塔一共十三层,歪歪斜斜,外面的漆因为年头久远早已剥落,李一铲想,这破塔能经受十多天的暴雨袭击居然还不倒,也称得上是个奇迹了。王明堂盯着这塔门说:“《墓诀》里面记载,这地墓就藏在这座塔下。我看这形式,肯定错不了。大家先回去好好吃饭休息,今天晚上动手。”

    回来的时候,也是分开走的。王明堂、王尖山和李一铲三个人是一组,慢悠悠地从山上下来,这王明堂是谈笑风生,肯定是以为这地墓手到擒来了。李一铲心急如焚,他想尽快把蜂鸟放出,通知巴戟天。

    王明堂看着他说:“一铲兄弟,你好像有什么心事?”

    李一铲说:“大哥,其实……我有种不好的感觉,这法弘寺荒了这么长时间必有原因。”

    王明堂点点头:“说得不错。这事我调查过。周围的老百姓都在传这寺里闹鬼,有不干净的东西,据说当年这寺里的和尚不知怎么得罪了朝廷,让朝廷派人灭了全寺。至此之后,这寺里就冤魂不散。谁来谁死,整个就是一凶宅。说那座塔,塔下直通十八层地狱,稍有不慎就会把鬼怪招惹出来。我看呀,纯粹他妈的扯淡,我估计是造地墓的人故意放出这样荒谬的故事来掩人耳目。”

    李一铲和王尖山一听此话,都“哈哈”大笑。

    三人走进镇子,在街口有个长须的瞎子在摆了许多竹签、铜钱的桌子后摇着铃铛喊:“卜卦算命,看看你的天运看看你的人运,算算你能不能发财,算算你能不能吃饱饭。算不准,砸我摊子。”

    王明堂福至心灵,他冲着两人一笑:“我想算算。”

    李一铲惦记着发信息的事,忙说:“算了吧,大哥,这些都是江湖骗子。你我都行走多年,还能上他们的当?”王明堂看着那算命的瞎子,怔怔地说:“我今天总感觉不太对劲,算算也没什么吃亏的。”他径直走到那瞎子跟前:“这位老先生,你给我算算。”

    瞎子放下铃铛,微微一笑:“这位朋友请坐。不知道这位朋友要看什么,是财运还是情运?”王明堂递给他手:“你先给我看看我是做什么的。大爷我大洋有得是,看准了肯定赏你。”那瞎子握住他的手,问:“你属什么的?”

    王明堂说:“龙。”

    瞎子仔细摸着他的手,再也没有说话。

    王明堂一皱眉:“有什么说什么。”

    瞎子说:“这位朋友不是做活人生意的。”王明堂眉毛一挑:“什么意思?”瞎子摸着胡须说:“你是四辰人。这种人生于阴时,从小就阴气不散。长大之后要么当兽医给猫狗猪等看病,要么就守义庄看护陵园。这位朋友手指粗大,手上老茧颇多。应该是经常干体力活,你应该是个看陵园守坟墓的。”王明堂暗叫一声,真他娘的厉害。

    李一铲和王尖山也听愣了。

    王明堂一笑,从怀里掏出一枚大洋拍在那瞎子的跟前:“拿着换点茶喝。”谁知,那瞎子把钱又推到那王明堂的跟前:“不好意思,这钱我不能收。”王明堂一愣:“你这是什么意思?”那瞎子说:“我们这行有规矩,死人的钱不收。”

    王明堂依然神色不动,只是语气里变得异常冰冷:“你这是什么意思?”李一铲一把抓住那瞎子的脖领子:“你小子再胡说,我砸了你的摊。”王明堂厉声道:“一铲,放开他,让他说。”

    瞎子不慌不忙,神色十分淡然:“这位朋友,今日是青龙临身,临身必有灾。”王明堂冷笑着说:“那你看我什么时候死呢?”瞎子说:“今年死。”王明堂问:“今年几月死?”说:“今年今月死。”问:“今年今月几日死?”瞎子摸着胡须说:“今年今月明日死。”

    王明堂等三人都给镇住了,李一铲觉得口干舌燥,脸上阴晴不定。王明堂脸上依然没有任何表情:“今年今月明日几时死?”瞎子拍拍桌子:“看不见明天的太阳。”

    李一铲皱着眉头对王明堂说:“大哥,你别听这些江湖术士胡说八道。算命?他怎么不给自己算算什么时候死。”瞎子接话了:“我有三不算。一不给小孩算,二不给同行算,第三就是不给自己算。”李一铲怒目圆睁:“你还有理了?大哥,算命本就没什么道理,无非靠的是望闻问推,脑瓜激灵一些而已。咱们走吧。”

    王明堂“嗯”了一声,转身就走。三人刚走出几步,那瞎子突然说:“算命也不是没有道理。”几个人一起转过身看他。那瞎子淡淡地笑着:“风吹草动蝉先觉,暗送无常死不知。这位朋友,给你个忠告,小心身边人。”

    李一铲脸色顿时惨白,努力控制着情绪,生怕让王明堂看出破绽来。王明堂看都没看他,只是沉声对着那瞎子说:“我的兄弟我心里有数,用不着先生你来指点。”说完,背着手大步流星地走了。

    回到客栈,李一铲心跳得异常厉害。不管王明堂信不信那算命的话,这件事必然已经在他的心里长草落根了。自己不但要对付那莫测的地墓,还要对付已经有了防范的王明堂。李一铲看着自己手里的蜂鸟,推开窗户一张手,那蜂鸟展翅疾飞,很快就消失在茫茫的天空中。

    李一铲感觉身上没了力气,躺在床上昏昏地睡了过去。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