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8、第18章 地宫(1)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那个人正跪在地上,使劲地撕着自己嘴,大股大股红中带绿的血冒了出来。狗子看得目瞪口呆,浑身不住地发抖。这个人不停嚎着什么,虽然听不见声音但是一望便知非常痛苦。

    屋子里柔烟缥缈,檀香四溢。李一铲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不断呻吟着:“师父……师父。”

    拐杖敲在地板上发出很清脆的响声。巴戟天一瘸一拐地走到床边,轻声地喊着:“一铲,你醒醒。”李一铲慢慢地睁开眼睛,看见是巴戟天,一下没控制住哭了出来:“巴叔,我师父死了。”巴戟天长叹一口气:“我知道了。当时发现你昏倒的时候,你一直迷迷糊糊地说话,师父死了,师父死了。当时我心就一凉,知道驼子已经去了。”

    李一铲挣扎着坐了起来,流着泪把探水墓遇尸虫的经过讲述一遍。巴戟天听得是唏嘘不已。李一铲抓住他的衣袖:“巴叔,我师父临死前有两个遗愿,你一定要帮我。”巴戟天点点头:“我和驼子是几十年的好朋友了,这个绝对没问题。”

    李一铲浑身颤抖,不愿意再回到记忆里。他沉默了很长时间,慢慢地说:“他第一个遗愿就是找到天墓里的那群盗墓贼。”巴戟天敲着拐杖说:“这个问题不大,上次托我联系买主的那个小子这几天就来听信,他来了之后,我会安排人把他扣押起来,然后我们慢慢审他,主犯不会逍遥法外的。”

    李一铲摇摇头:“巴叔,这样不行。一旦这么做了,你在这一行里还怎么干?我不能拖你下水。”巴戟天吃惊地看着他,真没想到眼前这个年轻人不但心细如发而且这么仗义,还真是小看他了。

    巴戟天说:“这是驼子的遗愿,不管付出什么代价,我都没有二话。”

    李一铲惨笑一下:“巴叔谢谢你。你只要打探好消息就行,剩下的事就交给我来办。”巴戟天狐疑地看着他:“你想怎么做?”

    李一铲沉声说:“混入那个盗墓团伙做卧底,我一定要连根铲除这个祸害。巴叔,你什么也别说了,我的主意已定。现在最令我迷惑的是师父第二个遗愿,他让我找到陈家的祖坟。巴叔,你知道不知道我师父的家世背景,他从来没和我说过。”

    巴戟天坐在床边,想起和陈驼子在一起的快乐往事,心里痛得厉害。他叹口气说:“你师父有本书叫《墓诀》,这个你知道吧?”李一铲点点头:“知道呀。我师父已经把那本书传给我了。”巴戟天点点头:“你要收好,这是他们陈家祖传的宝书。我听你师父讲过,他们陈家的祖上是《墓诀》这本书作者杨骏松的徒弟。杨骏松没有子嗣,所以死后把这书和一身风水堪舆的本领都传给了自己的徒弟。”

    李一铲问:“那你知道不知道杨骏松的徒弟叫什么名?”

    巴戟天说:“我听陈驼子说过,根据陈家家谱和碑文记载,他的这个祖上叫陈小孩。据说是个奇才,也堪称一代宗师。其水平不亚于师父杨骏松。再具体的,我就不知道了。我能提供的信息也就这些了。”

    李一铲从怀里掏出《墓诀》,摸着它喃喃自语:“《墓诀》啊《墓诀》,你到底还藏了多少秘密。”

    其后几天,李一铲一直在巴家养伤。在巴戟天细心调理下,李一铲身体日渐好转。这天晚上,巴戟天兴冲冲来到李一铲跟前:“一铲,那个盗墓贼头我打听清楚了。”李一铲一听也很兴奋:“他是谁?”巴戟天说:“这个人叫王明堂,家里哥俩,他还有个弟弟叫王尖山。这王明堂的老爹就是个盗墓贼,他们一家子都靠这行吃饭。那天来我这谈生意的叫吴小四,这个吴小四就好喝几杯,我把他灌醉之后,从这小子嘴里掏出了不少内幕。过些天,他们可能要做个大买卖。”

    李一铲皱紧眉头:“大买卖……”

    黑夜中的丛林。三个黑衣人提着马灯走在丛林中的土道上。周围都是参天大树,夜风习习,不时还能听见夜蛙“呱呱”的叫声。吴小四晃着手里的马灯在空旷的树林里兴高采烈地喊着:“阴人赶路,阳人回避喽。”王明堂笑着说:“小四,别闹了。一会儿真把不干净的东西给招来,到时候有你哭的。”

    伍子说:“跟明堂大哥混饭吃就算是找对人了,我现在小日子过得比以前下田刨地的时候强多了。不瞒大哥,我这个人还就爱这种刺激的生活,我现在一天不进个墓不搂着死尸睡觉浑身难受。”

    王明堂“哈哈”大笑:“好小子,天生就是个盗墓人。两位兄弟,今天……”他面色变得非常严肃:“今天这墓对咱们三个可是个大考验。这也是为什么我没让其他的兄弟来的原因,他们道行太浅。”伍子说:“大哥,你不是说咱们今天去的是鬼王墓吗?”

    王明堂看看四周“嘿嘿”笑着:“不错,是鬼王墓。你们知道这鬼王是什么人吗?我没敢告诉你俩,是怕你俩害怕尿裤子不敢来。”吴小四一拍胸脯:“大哥,你这么说就太小看我和伍子兄弟了。我们哥俩跟你南征北战出生入死多少回了,什么架势没见过,什么死人没睡过。”

    王明堂“哼哼”冷笑了两声:“这鬼王可不是一般的厉害。传说中这鬼王掌管阴界,就喜欢吃小孩吸女人的阴精,邪乎得要命。这片林子据说就是当年鬼王娶鬼亲的所在。”刚说到这,林子里起风了,刮得三人手里的马灯前后摇晃,发出难听的“吱吱”声,林子里开始起雾了,黑夜中可见度越来越低。伍子真就感觉后脖子发凉,他颤巍巍地问:“大……大哥,什么叫鬼亲?”

    王明堂嗓音越发低沉:“鬼亲就是小鬼们把要供奉给鬼王享用的女人用轿子给抬来。那也是这么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风一个劲地吹。小鬼们把轿子放下就全撤了,这时候林子里就起了雾,在一片迷蒙之中,雾中有了若隐若现的光亮,那鬼王一步一步走了过来。”

    王明堂还是个讲故事高手,他压抑着嗓音倒也绘声绘色:“这时候女孩基本上就吓得瘫在轿子里不能动弹了。当然她也动不了,因为双脚被藏在地下的小鬼们抓得紧紧的。鬼王走到了轿子前,一掀轿帘走进去就把那女孩抱在怀里。”

    伍子虽然听得害怕,但依然好奇:“这鬼王长什么样子?”

    王明堂“嘿嘿”鬼笑着:“这鬼王可难看了,长了一副獠牙,全部都伸在嘴外。两个眼睛特别小,满是凶光。女孩一般看见鬼王就吓死过去了。这鬼王捏开女孩的嘴就开始吸食阴精,它吸呀吸呀,这女孩最后就被吸成一具枯尸。”

    吴小四吓得声音都沙哑了:“大……大哥,是不是……鬼王来的时候,雾中都会有亮光。”王明堂“哈哈”大笑:“你看你个熊样,这胆子就针眼大小,还跟我出来混?这些都是传说,那鬼王其时就是当时这里一个王爷,这王爷身有怪病,就喜欢吃死孩子肉,再有就是好色玩女人。老百姓都恨他,就编出这么一套话来埋汰他,这个世界哪有什么鬼王。”

    吴小四指着不远处密林中的薄雾,“大……大哥,你看这雾里有光亮。”王明堂仔细去看,可不是吗,在雾中有几团光若隐若现。他也有点发毛:“兄弟们,别怕,跟我去看看。”

    吴小四和伍子不敢不听话,两人紧紧地跟在王明堂身后。王明堂最不相信的就是这个世界上有鬼,他认为纯属扯淡。多少次掀棺材背死尸,眼皮都不带眨的。他也多次告诫自己的手下,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鬼。如果相信有鬼,那盗墓这碗饭趁早别吃。

    他不认为眼前的光亮和传说中的鬼王有什么关系,估计也就是死人骨头发出的磷光。王明堂知道这种磷光最正常不过,但不明其理的人管它叫鬼火。

    三人走进薄薄的迷雾之中,隐约间来到一个土墩前。果然有几团绿色的光亮在黑暗中飞舞,时隐时现。伍子笑骂一声:“他娘的,吓死我老子了。”

    王明堂走上土墩,抓了一把土仔细嗅着:“我们找到了。这应该就是鬼王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