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前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本书将翻译的审美过程放在中西比较视域中进行考察。

    中西哲学、文学、语言学的发展迥然有异,究竟是什么造成了这种种差异?是中西文明之差异,抑或是中西学者认识水平之差距?答案显然都是否定的。事实上,中西方许多人文社会科学理论的差异,并不在于理论本身的内涵,而在于中西方民族思维方式和语言表达方式的不同。

    萨丕尔沃尔夫假说(sapirwhorf hypothesis)中的“语言决定论”(linguistic determinism)和“语言相对论”(linguistic relativity),可以说是对中西差异成因的最好诠释。

    汉字作为史前人类原始“图画文字”的嫡传,是当今世界少数现存的象形文字之一,也是唯一不属于表音体系的文字。它以形写意,源于客观,其形态、其蕴涵都洋溢着形象和感性;它强调统一,崇尚和谐,其结构、其概念都饱含着想象和审美。它是民族魂,弘扬着我们中华民族世世代代的审美追求,传承着我们中华民族五千多年的灿烂文明!

    与我们的祖先在创造汉字时倾注了对世间万物的直觉印象和内心的体验、感悟不同,作为拼音文字的英语则是一种抽象的音、形组合。其单词的书写形式是字母的组合,字母表音不表义。拼音文字的这种抽象性,要求英语必须具备一整套完备的形合手段,包括词缀、内部屈折,以及附加形态和外部形态等等。这些形合手段就是人们组词构句时所必须遵守的语法规则。在英语的正式文体中,一个完整的句子必须有主语、谓语,谓语中必须有动词,主语和谓语在人称和数上必须保持一致,而且整个句子的所有成分都必须符合性、数、格、时、体的规范。种种严格的形合手段赋予了英语严谨、理性、科学的语言特质。

    汉字个个囿于方形空间之中,独立自足。这封闭的方形空间,封杀了字体内部结构向外发展、连缀的可能性;而词缀和屈折形态变化,却正是语法型语言赖以表示性、数、格、时、体所必需的条件。其结果是:英语成为了重形合的语法型语言,汉语则成为了重意合的语义型语言。

    汉语重意合,英语重形合;方块汉字象形,英文字母拼音。汉字象形、感性,因而充满联想与诗性;英文表音、抽象,因而理性有余而诗性不足。两者迥异如斯。

    文字之间的巨大差异,是导致中英两个民族一个重具象思维、一个重逻辑思维的直接原因。

    中国传统的学术研究,注重的是功能、效用、整体关照,而不是结构、属性、逻辑分析,这与汉字象形会意、独立自足、结构封闭、缺乏形态变化、倚重意会组合的特点密切相关;西方民族思维方式的条理性、逻辑性、科学性以及演绎的缜密性,也与西方语言文字以拼音字母为书写符号,构词组句依靠添加词缀、变化词形,并使用表示各种逻辑关系的连接词以及时、体形式标记等形合手段的特点密不可分。

    中西语言文字的差异和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