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室外寒风凛冽,些许阳光刚一照到身上,那暖意乍起,便已经被寒风刮得不见踪影。

    寝殿中厚重的帘子拉起,烛火跳动,照在龙床上,昔日威严的帝王形容枯缟、眼窝深陷,只有微翕的双唇方才显出几丝生气。

    一个年轻人跪在床前,素来淡然的神情带着几分慌乱,双手紧抓着床沿,欲言又止。

    “为君之道,需得恩威并施,你要谨记在心……”帝王喘息着道,“朕原本想着还有些时日,对朝中弊病未施雷霆手段,现如今你只能徐徐图之……”

    青年心中咯噔了一下,面上却佯作出了一派茫然天真的神情:“父皇,你说的儿臣怎么听不太懂?儿臣愚钝,不如去喊七皇弟他们过来,他们一定懂……”

    他试图站起来,却发现自己的衣袖已经在那双枯槁的手中,他想拉,身后传来一片哀泣声:“四殿下,四殿下你听陛下教诲啊,陛下他只怕……”

    青年在心中哀叹了一声,手下却更加用力,一点点地把衣袖往外扯去,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他佯作淡然的声音因为慌乱而略带了些颤音:“儿臣的书才读了一半呢,那篇策论背了快一百遍了还没背出来,哪像七皇弟,过目不忘……”

    帝王的目光瞟了他一眼,轻飘飘的,却仿如洞若观火,青年流畅的谎言终于在这目光下顿了顿,说不下去了。

    帝王眼中的精光一闪而逝,那双浑浊的眼睛重新带上了几分茫然,声音时断时续,显然又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朕对不起你……对不起你母妃……她性子倔强……本无意后宫……一切都是阴差阳错……现在想想是朕害了她……这么多年又对你们母子不闻不问……你对朕心存怨怼也是情有可原……”

    青年愣住了,一股心酸从心底泛起,十多年在后宫中备受欺凌的日子在眼前一闪而过,那个倔强却卑微的女子今生唯一的愿望便是能离开这牢笼般的后宫,可以不用做那些帝王嫔妃的棋子,只可惜,她没能熬到这一天。

    就在他一闪神的功夫,帝王的声音已经褪去了那半分温情,重新变得冷厉起来:“难得你心存一份赤子之心,顾念骨肉亲情,比你那三个丧心病狂的皇兄强上百倍,从此之后,你要担起大齐皇族重任,照顾兄长弟妹,更要以黎民社稷为己任……”

    青年却越听越心惊,这么多年来,他明哲保身、低眉顺眼,才有惊无险地活到现在,要不是这一年来接二连三出了这么多大事,他早就出宫开府,离开这皇宫而去;而现在听这口气,自己将被套上一个紧箍咒,从此之后不得安生。

    眼看着帝王的气息越来越弱,他摆出一脸的惊慌失措,打断了帝王的话:“父皇,儿臣出身卑微,恐难当此大任,依儿臣看,七皇弟、二皇兄都比儿臣适合,再不济……”

    帝王浑浊的眼睛盯着他,骤然之间,用尽最后一分力气喝道:“大齐内祸迭出,外戚争权,贤臣以期明君;邠国日益强盛,在北方虎视眈眈;格鲁在西边更好比一头豺狼,等着大齐羸弱后狠狠地撕咬一番……沐奕言,你既然投胎姓了这个沐姓,这片江山便是你无法推却的责任,上天将这皇位传与你,必然有它的深意,你不可辜负——”

    青年简直欲哭无泪,什么深意!不就是三个皇兄抢皇位二死一残,剩下的两个皇弟一个七岁一个四岁,两位母妃虎视眈眈的,刚才他进来的时候那眼神差不多能把他给撕了!

    他一咬牙,一狠心,此时此刻,已经无路可退,他只好将自己最后的秘密和盘托出,但愿能留下一条命来……

    “父皇,儿臣有罪,儿臣有机密……”青年想要挣脱帝王的手伏地叩头请罪,没想到那帝王却先行松开了手,叫了一声:“于鲁!”

    身后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总管太监于公公站到床前,哽咽着叫了一声:“陛下……”

    “传圣旨……”帝王喘息着道。

    于公公看来早有准备,一探手就将枕下一抹明黄取在手中,大步往门口走去,青年身后跪着的几个人都鱼贯而出,不到片刻,于公公带着哭腔的声音便响了起来:“诏曰:四皇子沐奕言恭谦秉孝,深消朕躬,今起承继大统,即皇帝位。”

    门外传来三呼万岁的声音,呜咽哭泣声一片。

    青年大惊失色,直扑在帝王身旁,伏在帝王耳旁急促地说:“父皇使不得,儿臣……儿臣是个……女的!”

    帝王的瞳孔骤然缩紧,一下子抓住了青年的手,喉中仿佛拉风箱似的咕噜了好几声,不到片刻,手一松,没了声息,唯有一双眼睛,死死地、不敢置信地盯着青年。

    青年浑身冰凉,颤抖着手往前一探,顿时呆若木鸡。

    “陛下薨了!陛下……宾天了!”

    丧钟响起,大齐第四位皇帝景文帝驾崩,景武帝继位,时年一十八岁,年号康盛。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